推荐阅读
 
当前位置:
【推荐阅读】传承红色基因 | 杜重远寓所:未被忘却的红色基地
来源:新民晚报   时间:2018-04-30 14:53:09   点击量:
字体:[ 放大 缩小 还原 ]   

图为淮海中路上的杜重远寓所

(左妍 文 张龙 摄)位于淮海中路的宋庆龄故居附近,静静伫立着一幢建筑面积1200多平方米的地中海风格花园洋房,四周围着一圈梧桐和香樟树,东西两个黑色盘花大铁门常年紧闭。其地处历史建筑扎堆的街道,一眼便知其非同寻常。通过门前泛光的铜牌可知,这里便是2006年揭牌的“淮海中路1897号杜重远寓所”。

老宅主人杜重远,是历史上西安事变的重要参与者,是著名“新生事件”当事人。这位吉林怀德人办过实业,印过报纸,是实业家,也是革命家,但英年时惨遭军阀杀害,血洒祖国边陲。今年适逢杜重远先生诞辰120周年,记者走访位于寓所不远处的其女儿家,长女杜毅女士回忆了父亲坎坷悲壮的一生。

实业家转型办杂志

杜毅是杜重远的长女,妹妹杜颖病重卧床,两人晚年相依为命,生活虽无忧,却愈发思念故去的双亲。“我们对父亲的了解,主要来自母亲侯御之的回忆和史料的搜集。我们曾受中央统战部委托,汇编了《杜重远文集》。”杜毅对父亲的故事如数家珍。

杜重远生于1898年,自幼聪慧,学习刻苦,考取官费留学日本。1923年学成归来,白手起家,办起中国第一座大型机制瓷厂,因其抵制日货,惹怒了日敌。他的瓷厂被霸占,人被通缉,不得不流亡关内,转道南方各省市。不能实业救国的杜重远拿起笔作刀枪,口诛笔伐日本军国主义罪行,呼吁国人精诚团结,一致抗日。

 一次,他在上海拜访了邹韬奋,两人惺惺相惜,他后来便成为《生活》周刊的特约通讯员,写了多篇通讯,激励各界同胞奋起抗日,抵制外侮。1931年11月,经夏衍牵线,他秘密会见了周恩来。杜重远与周恩来同岁,两人生日只差几天,因此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1933年12月,邹韬奋的《生活》周刊被国民党政府查封。几个月后,杜重远接办该杂志,改名为《新生》,寓意是《生活》周刊已获新生。1935年5月,《新生》周刊刊载了一篇题为《闲话皇帝》的文章。日本驻沪总领事以“侮辱天皇,妨害邦交”为口实,向国民党政府提出严重抗议,无理要求封闭《新生》周刊社。国民党当局判处杜重远14个月徒刑。6月30日,他给《新生》周刊最后一期写的《告别读者诸君》一文,号召民众“鼓起斗争勇气,担当历史的使命”。他还满怀信心地指出:“最后胜利不是属于帝国主义者,到底是属于被压迫人民啊!”

老宅迎来神秘客人

杜重远的妻子是我国第一个法学女博士侯御之。侯御之是当之无愧的女学霸:她18岁大学毕业,22岁获法学博士学位。她在日本与杜重远结识,放弃了日本多个高等学府发来的求贤信,毅然回到国内,任教于燕京大学等高等学府。

由于杜重远忙于抗日救亡运动,两人无暇择日而是撞日举行了订婚仪式。在侯御之的回忆录中,她提到,“汉卿(张学良)先生送来了贺礼———一个心形金盾,当中镶刻一个爱字。他语重心长地祝贺说:‘我送的这颗爱心,象征着你们永结同心,也代表着我们万众一心,复我河山……’1933年初,日寇进犯喜峰口,热河危在旦夕。我与重远推迟了原订于该年2月2日的婚期,重远带领青年记者随同汉卿、子文先生奔赴热河。”

1933年3月25日,从热河回沪的杜重远在当时霞飞路(今淮海中路)的寓所与侯御之举行了盛大的婚礼。然而,新婚第三夜,杜重远即离家投入救国事业。侯御之晚年多次感慨,伉俪情深,直到阴阳两隔,始终聚少离多。

那段日子,老宅常有国民党高层及工商界巨头出入,如宋子文、宋子良、张嘉璈、熊式辉、杜月笙、黄金荣等。杜重远与他们商议官商联手、振兴实业、筹措抗日经费和军需等问题。不在家的日子,杜重远也时常在信中、电话中嘱咐妻子,多利用平常家中的聚会,宣传抗日工作。

婚后不久,杜重远因“新生事件”入狱,被关在上海当时最大的漕河泾模范监狱。探监的各界人士络绎不绝。杜重远将牢房视作自己的新战场,利用探视期间,与中共地下党胡愈之及张学良东北军有了联系,最终为促成国共第二次合作作出贡献。然而,当时侯御之已身怀六甲,日夜奔波营救,后因劳累过度造成流产。

1936年,张学良趁去南京开会之机,转道上海,会见当时尚在服刑但已转移到虹桥疗养院的杜重远。两人诚恳密谈,杜重远分析了当时的抗日形势,明确指出,联合抗日是中国唯一的出路。

1936年11月29日,刚刑满释放的杜重远冒着生命危险来到西安,他根据周恩来的指示,与张学良、杨虎城两将军再定“停止内战,枪口对外”的重大决策。两周后,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就爆发了。彼时,蒋介石在西安被扣时,杜重远虽然远在江西,但还是遭到扣押,直到12月25日张学良亲送蒋介石返回南京,他才恢复自由。

图为杜重远寓所承载满满的红色记忆 

为革命理想血洒边陲

此后,杜重远不断遭到日寇四处通缉、密令追杀。夫妻俩不得不改名换姓,颠沛流离。当时,诸多国际友人纷纷劝他们去美国创办实业,他们准备离开的最后一刻,双双改变了主意——不忍离开苦难中的祖国啊!在周恩来的支持下,两人1939年来到了荒凉落后的新疆打拼,为国家开辟一片“后方抗日和民族复兴的根据地”,并在当地生下了两女一儿。

当时,新疆军阀盛世才叛变革命,大批虐杀陈谭秋、毛泽民等共产党人和爱国人士。1944年,杜重远惨遭酷刑,后被残忍杀害,尸骨永远留在了天山脚下。

杜家的厄运并没有随着杜重远的遇难而终结。盛世才将侯御之和子女软禁在新疆,染上痨病的四人无钱治疗,陷入断炊绝境,挣扎在死亡线上。顽强的侯御之多次带领子女出逃,都被抓了回来。杜毅说,她是三个子女中最大的,对这段经历尚有记忆:“午夜,由于冻饿,妈妈从箱子里找出瓶瓶罐罐,喂我们吃一种有些怪味的果酱,并要我们大量喝水。从此白天要我们卧床不动,保存体力,夜间避开看守,喂我们三次果酱,每人每次一匙,妈妈半匙。就是这些已经有些发霉的果酱,维持了我们将近两个月的生命,等待胜利。”

抗战胜利后,盛世才调往重庆。杜毅当时三岁,弟弟两岁,妹妹尚在襁褓中,侯御之历经艰难,带着三个气息奄奄的孩子回到了上海。然而,物是人非,老宅不久便被强占,一家人寄人篱下,凄凄惨惨。

杜毅告诉记者,由于疾病的传染性,他们三个一天学校也未能入读,是母亲在病床边自己授课。最终,姐弟三人都以高分考入了沪上三所知名大学。成年后,他们沿着父亲的笔端,一次次对照历史事件,还原了父亲的人生轨迹。每次路过老宅,姐弟仨总会想,“国破山河在”的年代里,家里曾经发生过哪些惊心动魄的故事?

此情可待成追忆

上世纪90年代,杜毅的弟弟病逝,此时母亲侯御之也染上了肺癌,虽经顽强斗争,依然于1998年撒手西去。次年,杜重远和侯御之的墓雕落成于上海宋庆龄陵园“名人墓地”。姐妹俩在碑文上刻字:“爸爸毁家报国,挫骨扬灰归去,斜阳正浓;妈妈冰雪梅骨,默默历尽‘苦旅’,花落春来”。

时过境迁,这位“最热忱的爱国主义者和最坚决的民主战士”从未被人遗忘。杜毅说,一直以来,姐妹俩都希望这座历经历史沉淀的老宅可以变成主题图书馆向社会开放,纪念那段峥嵘岁月和为国捐躯的烈士,将这红色基地变成永久的红色记忆,让后人敲响居安思危永远的警钟。十多年前,姐妹俩曾向有关部门提出这个设想,也得到了支持和响应,但随后却因种种原因耽搁了。今年是杜重远诞辰120周年,也是其妻侯御之逝世20周年。如今,杜颖病重,只剩杜毅一人为此事奔波。“对我们两姐妹来说,这也是最后一次纪念机会。殷切盼望,妈妈与我们天上人间两代人的愿望终能实现。”

图为新民晚报今日相关报道版面截图

 >>专家点评

爱国知识分子的革命理想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一批一批有着爱国精神的知识分子和民主人士在党的领导下,本着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理想,从救国良知出发,做了很多革命工作,杜重远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个。

杜重远先生为了革命,明知危险,还是毅然决然接手了邹韬奋的《新生》周刊,放弃家中巨额资产。他的夫人在他牺牲后在新疆饥饿病困度日,竟然靠发霉的果酱度过两个月,熬过了生命的底线。三个孩子不能够上学,竟然只靠着母亲侯御之在病床边的家教和自学,后来都考上了大学。这是一种何等坚韧不拔的精神在支撑!他们坚信自己走的道路是正确的。这就是信仰的力量!“爸爸毁家报国,挫骨扬灰归去,斜阳正浓;妈妈冰雪梅骨,默默历尽‘苦旅’,花落春来”。这是对父母一生最好的概况!也是历史予以的褒奖!

其实,我们熟知的也就是1935年5月的“新生事件”。杜重远为党做过很多事情,这样的史料至今还没有被完全披露出来。很多爱国人士都有这样的事迹,这样的材料和为救国梦奋斗的史实,如果一一研究披露,今天可以净化人们的良知,激励人们今天为中国梦而奋斗。希望相关部门进一步开放观念,披露更多相关史料和史迹。

在党的领导下,在中国人民包括无数像杜重远这样的志士仁人的奋斗下,杜重远们的以救国为主要内容的中国梦已经实现了。当下,中国正在经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过程,希望以杜重远的感人事迹来感化人,以其奋斗精神来激励人,这对于实现今天的中国梦,对于早日完成两个百年目标,将有积极的现实意义。

忻平 (上海市党史学会会长)

 

本文转载自2018年4月30日《新民晚报》 推荐人:黄海君 责编:王臻俊)

分享到: